通过手机访问回声

三七

你来,我便酿一壶桃花酒与屋前石桌前待你来;你若要走,我便仍酿一壶桃花酒交付与你带走好叫你忘不了我这桃花酒的香甜日日想着于我。
“你若多来一时,我便多欢喜一时”
这话也不知是谁说的,便偏偏记在心里头了。
你再瞧瞧我,竟大白日里犯了痴傻,我这六百年来的沙漠里头如何有桃花开满一岛,别说是一岛便是一处一株也不曾见到过呵,我这倒是被风沙迷了眼罢,呵呵呵,喝,饮酒便好,桃花是不有,酒倒是未曾绝过。
白日里这样坐着,不知怎么地发起来白日梦。想着你许久不至我这里来,想来也是厌了,不禁低笑便忍不住笑出声来了,手边的酒放不下,一口一口枉断我这支离破碎曲子,唱不进天涯下不穷碧落。三七,三七,我名唤三七,我为何名唤三七。三七,属药类科,性平味苦,难服,难服。我却忍不住哈哈痴痴笑起,眼角是不是有泪滴下我也不知,酒水入口,心便暖。你可知不知晓,你的心上人你的意中人,我向你讨来的那一幅画挂了三百年,我日日望着倒像我才是相思出了窍的。那画中女子仅有她七八分相似,竟已经如此美颜动人似人间三月春桃淋过第一场春雨般清香明媚。如何,如何,叫我一介女子见了都动心,原来我觉着悲是我已经心许与你,原来你寻她六百年是已经心许与她,奈何,奈何,我不是奈何,我是三七,性平味苦,为药却难医自身病痛,借酒浇愁愁更愁,唱断。
这是最后一壶酒了,你是来还是不来?
这是最后一滴酒了,你是来还是不来?
风沙里头没有声音,我双目失明双耳失聪,再看不见听不见。
这倒也好,你可知道我瞎了之后倒是常常看见这桃花岛,一树一开一岛,扑簌簌地落,你就踏着这花泥走至我面前来,白衣鲜马倚剑还是那般少年俊俏模样,一抬手,一抚我面,原来我还是在这沙漠里头,原来我早已经满目沾湿泪落衣襟长断愁,现在连这桃花酒也空了只剩酒壶了,既孤不傲而寂。
lilium 草莓酱

lilium 草莓酱

泉州,女,95后

2018-02-12 06:18分享了故事

留下你的回声

我们倡导理解和善意

发表回声必读

回声上的故事大部分是用户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感受,将心比心,每个人选择在回声上敞开心扉都需要勇气,也大多希望得到别人的理解和宽容,或者在迷途中得到别人的指点和建议。对于别人的故事中所包含的经历、观点和做法,你有权同意或不同意,有权保持沉默,也有权发出自己的声音,但请不要在你的回声中使用侮辱和攻击性的语言。因为这样做侵犯了他人,也只会让事情变的更糟。

这是一个多元化价值观的世界,很多事情并无绝对的对与错,存在即是合理,每个人都有权决定自己要走的路,只要能为自己的选择承担相应的结果就可以了。 所以,请你抱着宽容和包容对待每一个在回声上发表故事的人,在回复前多站在对方角度设身处地想想,然后再以善意的态度表达自己的观点。

如果您不赞成以上这些,那么你可以选择不在回声上发表内容;如果你针对别人的故事发布了带有攻击和侮辱性的回声,那么你也要为此而承担内容可能被举报和删除的后果。

最后,谢谢你的耐心、理解和支持!

返回

向陌生人说出心里话,总有一些声音能够温暖你的心! 立即加入回声 用户登录 | 了解更多